Uv959 p3BhvN

From KikiPedia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j1lry小说 最強醫聖- 第五百八十九章 终于震惊了一次? -p3BhvN


[1]

小說 - 最強醫聖 - 最强医圣

第五百八十九章 终于震惊了一次?-p3

只见在比较靠近高台的地方,一名面色清冷的女子亭亭玉立,五官非常的精致,身穿一袭白色丝质衣衫,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,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,如同是仙女一般,她便是薛婉月。
薛婉月是百花宗的首席弟子,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人。
看到浑身脏兮兮,蓬头乱发,身上布满了伤口的沈风,竟然如此的淡定,这让百花宗的人有一种气血上涌的感觉。
江竹雨有意无意的看向了站在人群末尾的沈风,这些话应该只是对沈风说的,她想要在沈风脸上看到惊讶,毕竟整个下界只有一座迷心塔,这应该听上去很厉害了吧!
他心里面释然了,仙界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以妙音那丫头的资质,足以突破到仙帝了。
只见这里竖立着一座非常大的古朴高塔,整座高塔的表面刻画着不少符文,迎面而来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看到浑身脏兮兮,蓬头乱发,身上布满了伤口的沈风,竟然如此的淡定,这让百花宗的人有一种气血上涌的感觉。
在看到这个表面布满符文的高塔之后,他在心里面自语道:“迷心塔?”
百花宗的弟子人数要比其他宗门少上很多,平时百花宗采取封闭式的修炼,在不经过执法堂和宗主的同意下,没有人能够离开百花宗,或者是传信出去,所以江竹雨才直接说了出来。
在祭典仪式完成之后。
当沈风内心自语之时。
高台之上,江竹雨和高慧英低声商量了几句后,其中江竹雨指向了练武场最末端的沈风,道:“从今天开始,他便是我们百花宗的弟子,同时他将成为婉月的未婚夫。”
面对星海剑宗,哪怕只是一名外门长老,百花宗也无能为力。
星海剑宗做为一个超级大宗门,他们最在意脸面,就算只是一名外门长老的孙子,要强娶一个有男人的女人,这只会让其宗门脸上无光。
前不久,薛家给薛婉月定了一门亲,要把她嫁给星海剑宗一名外门长老的孙子。
只见在比较靠近高台的地方,一名面色清冷的女子亭亭玉立,五官非常的精致,身穿一袭白色丝质衣衫,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,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,如同是仙女一般,她便是薛婉月。
他可以肯定左妙音不在百花宗内,想要了解当年的事情,只有去翻阅一下百花宗内的古籍。
话音落下。
时间匆匆。
只见这里竖立着一座非常大的古朴高塔,整座高塔的表面刻画着不少符文,迎面而来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只见这里竖立着一座非常大的古朴高塔,整座高塔的表面刻画着不少符文,迎面而来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只见这里竖立着一座非常大的古朴高塔,整座高塔的表面刻画着不少符文,迎面而来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转而。
前不久,薛家给薛婉月定了一门亲,要把她嫁给星海剑宗一名外门长老的孙子。
面对在场所有百花宗人的目光,沈风微微耸了耸肩,他感觉得出江竹雨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能够以百花宗的灭亡来保证,看来如今的百花宗真的遇到麻烦了。
前不久,薛家给薛婉月定了一门亲,要把她嫁给星海剑宗一名外门长老的孙子。
高慧英和江竹雨想要让沈风假扮薛婉月的男人,并且会对外宣称他们两个在一起很久了。
当沈风内心自语之时。
只见在比较靠近高台的地方,一名面色清冷的女子亭亭玉立,五官非常的精致,身穿一袭白色丝质衣衫,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,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,如同是仙女一般,她便是薛婉月。
这让沈风是越发的无奈,明明自己现在好好的活着,百花宗的这些人却给他举行什么祭典仪式。
这次是薛家想要借助薛婉月,攀上星海剑宗那位外门长老。
在看到这个表面布满符文的高塔之后,他在心里面自语道:“迷心塔?”
这让沈风是越发的无奈,明明自己现在好好的活着,百花宗的这些人却给他举行什么祭典仪式。
看在百花宗和自己的二徒弟左妙音有点关系的份上,他出手帮一把倒也可以,而且他反正要在这里停留几天,彻底的了解一下如今仙界的形势。
星海剑宗要比百花宗强的多,其外门长老的修为就有化海期,完全不是百花宗可以比拟的。
在这个过程之中,每一个百花宗的人,全部静静的望着逍遥仙帝的画像。
薛婉月是百花宗的首席弟子,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人。
星海剑宗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,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打压百花宗,只会让其他宗门耻笑。
薛婉月是百花宗的首席弟子,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人。
在江竹雨和高慧英的带领之下,一行人往百花宗的一片巨大竹林掠去。
看在百花宗和自己的二徒弟左妙音有点关系的份上,他出手帮一把倒也可以,而且他反正要在这里停留几天,彻底的了解一下如今仙界的形势。
星海剑宗做为一个超级大宗门,他们最在意脸面,就算只是一名外门长老的孙子,要强娶一个有男人的女人,这只会让其宗门脸上无光。
江竹雨也没对沈风介绍星海剑宗,在她看来,如果沈风真的是从荒山野林里出来的,那么肯定不知道如今各大宗门的情况,她也不再浪费口水。
而且薛婉月相貌出众,在百花宗的弟子内,拥有第一美人的称号。
这让沈风是越发的无奈,明明自己现在好好的活着,百花宗的这些人却给他举行什么祭典仪式。
江竹雨知道薛婉月很懂事,她将目光看向了沈风,道:“将婉月许配给你,只是为了帮她躲避一场婚事。”
她自己的家族薛家,其实力倒只比百花宗稍弱一筹。
薛婉月柳眉微皱,她清楚江竹雨的用意,哪怕是自毁清誉,也比嫁给星海剑宗那位长老的孙子来的好,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一切都听宗主和老祖的安排!”
看在百花宗和自己的二徒弟左妙音有点关系的份上,他出手帮一把倒也可以,而且他反正要在这里停留几天,彻底的了解一下如今仙界的形势。
“不过,你可以放心,不管如何,我百花宗都会保证你的安全,哪怕是最后整个百花宗迎来灭亡。”
江竹雨也没对沈风介绍星海剑宗,在她看来,如果沈风真的是从荒山野林里出来的,那么肯定不知道如今各大宗门的情况,她也不再浪费口水。
每一年在祭典完毕之后,要接受心性考核,这已经是百花宗的惯例了。
看在百花宗和自己的二徒弟左妙音有点关系的份上,他出手帮一把倒也可以,而且他反正要在这里停留几天,彻底的了解一下如今仙界的形势。
江竹雨开口道:“这座迷心塔乃是曾经妙音仙帝所打造,我们的祖师也是受到妙音仙帝的点拨,在如今整个下界只有这一座迷心塔。”
薛婉月柳眉微皱,她清楚江竹雨的用意,哪怕是自毁清誉,也比嫁给星海剑宗那位长老的孙子来的好,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一切都听宗主和老祖的安排!”
薛婉月柳眉微皱,她清楚江竹雨的用意,哪怕是自毁清誉,也比嫁给星海剑宗那位长老的孙子来的好,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一切都听宗主和老祖的安排!”
在江竹雨和高慧英的带领之下,一行人往百花宗的一片巨大竹林掠去。
百花宗的弟子人数要比其他宗门少上很多,平时百花宗采取封闭式的修炼,在不经过执法堂和宗主的同意下,没有人能够离开百花宗,或者是传信出去,所以江竹雨才直接说了出来。
面对在场所有百花宗人的目光,沈风微微耸了耸肩,他感觉得出江竹雨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能够以百花宗的灭亡来保证,看来如今的百花宗真的遇到麻烦了。
高慧英和江竹雨想要让沈风假扮薛婉月的男人,并且会对外宣称他们两个在一起很久了。
“迷心塔是逍遥仙帝所创造出来的,妙音仙帝继承了逍遥仙帝的炼器之术,没有我们百花宗传承下来的法门,在整个下界谁也无法打开迷心塔。”
百花宗的弟子人数要比其他宗门少上很多,平时百花宗采取封闭式的修炼,在不经过执法堂和宗主的同意下,没有人能够离开百花宗,或者是传信出去,所以江竹雨才直接说了出来。
沈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淡然的说道:“随便你们安排!我无所谓!”
看在百花宗和自己的二徒弟左妙音有点关系的份上,他出手帮一把倒也可以,而且他反正要在这里停留几天,彻底的了解一下如今仙界的形势。
沈风老神在在的跟在了最后面,他不打算去问江竹雨现在仙界的情况,他知道在百花宗内肯定有记录历史的古籍,到时候通过古籍,来了解这两千多年发生的事情,这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。
只见这里竖立着一座非常大的古朴高塔,整座高塔的表面刻画着不少符文,迎面而来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薛婉月是百花宗的首席弟子,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人。